【南方周末】【写真】模范男孩:我是女人

时间:2015-10-29
QQ咨询
|
专家答疑
更多

【写真】模范男孩:我是女人


刘霆,男,1986年出生在浙江省湖州市双林镇。2005年背母亲上学事被媒体报道,获得“中华孝亲敬老楷模”、“浙江骄傲”、浙江十大“孝心好儿女”、杭州十大“平民英雄”、全国“道德模范”等荣誉称号。

2014年5月底,笔者次见到刘霆。

开门的却是个文静瘦弱的“女孩”,白色T恤,条墨绿色的长裙。齐耳短发,清秀的脸上戴着副没有框眼镜,不时地用左手理着自己的头发,笑起来脸上有两个酒窝。

这是刘霆另个鲜为人知的身份:易性病人。

易性病是一种性别认同障碍,易性病患者认定自己应有的性别与现有的性别身份相违背。

刘霆说:我是女人,我要变性。

刘霆和母亲住在间三十多平米的房子里。狭小的空间除了两张床、张书桌和个衣柜,再也摆不下任何东西。

在刘霆的记忆中,童年安静而忧伤。他喜欢看琼瑶的电视剧,时常幻想自己是剧中的女主角,来场轰轰烈烈的爱情。有次,刘霆涂了口红跑到父母面前炫耀,却遭到顿痛斥,口红也被父母用毛巾擦掉了。那年,刘霆5岁。

年,刘霆13岁时,母亲查出患有尿毒症,幸福的家庭从此破碎。全家欠下4万多元债务,父亲下岗后离家出走,母亲搬到了娘家寄居养病。每个周末,刘霆都会到母亲身边,熬药、聊天,像女儿样陪在母亲身边。

此时的刘霆,暗恋上了班上名男生。这名男生符合了少女们对男生的幻想——班干部、成绩优良、讲义气。刘霆将自己的“初恋”偷偷告诉了母亲,并表达了将来想做变性手术的想法。母亲大为吃惊,极力反对:“就算你做了手术,男人也会觉得恶心,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
母亲的话给了刘霆当头一棒,让他觉得心理压力很大,甚至想过自杀。但想到母亲的病还需要照顾,他终妥协了。然而, “我是女人”的想法不但没有停止,反而更加强烈了。

2005年8月,浙江农林大学招生办接到了个电话。“请问学校有大点的宿舍吗?可以让我和妈妈起住?”

乖巧细腻的声音,瞬时让招生办老师“心领神会”:“你妈妈是想陪读照顾你吗?”“不!”长长的停顿之后,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哽咽:“我妈妈得了尿毒症,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。我想带着妈妈上学!”

刘霆背母上学的事迹被媒体广泛报道后,社会爱心人士纷纷伸出援助之手,捐款为其母亲治病。

2006年1月22日,母亲接受了换肾手术,病情得到了缓解。刘霆次以孝子的身份面向社会,站在了聚光灯下。随之而来的是个又个的奖项,场又场的颁奖礼。

2007年9月20日,刘霆前往北京参加全国“道德模范”颁奖大会。他是浙江省唯的获奖代表,同时也是全国唯的在校学生获奖者。陪他同前往北京的工作人员特意为他添置了身新衣:件男士衬衫、条男士西裤。这是刘霆22年来次改变中性打扮,穿上正式的男装。

当刘霆从颁奖嘉宾的手中接过沉甸甸的奖状,他不断地告诉自己:所有人都在看着你,刘霆,今天你定要像个真正的男孩那样站在这里!

然而在回杭州的飞机上,刘霆却哭了。别人以为他的泪水是激动、是对坎坷命运的感慨,没有人知道这刻他内心的挣扎:做个“美丽姑娘”的梦想也许再也没有法实现了。未来,他必须成为众人眼中的“模范男孩”。

回到湖州,刘霆在湖州的礼堂做了人生中的场道德演讲。演讲完毕,几个孩子围住了他,对他说:“哥哥,你真棒!我们要向你学习,长大后也要成为像你样的人!”

孩子们的话语让刘霆没有言以对:是的,他是哥哥,是他们的榜样。如果自己变成女性,他们还会以这么期待的眼光来看待“她”、还会将“她”当成心中的榜样吗?

接下来的日子里,刘霆开始尝试做个真正的男生:剪短了头发,刻意把自己晒黑,学习男生走路,和男生混在起……可是,一切都没有真正改变,甚至于毕业之后,由于游离在两性之间,刘霆换过两份工作,较终还是离职了。

回到家中,刘霆慢慢地淡出了公众视野,他边照顾母亲,边完成了21万字的自传——《我们会好的》。在自传完成的那刻,刘霆哭了。他终于有了答案:与其过着这样被别人看不起的生活,还不做干脆变性,做回自己。

当天晚上,刘霆在母亲面前失控了:“妈妈,我真的很痛苦,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真的想结束生命!”

孩子的痛苦,深深地刺痛了母亲的心。母亲开始在网上搜集各种资料,试图从科学的角度解释发生在儿子身上的现象。她了解到儿子患的是“易性病”,先天性患者居多。1995年,舞蹈家金星就通过变性手术成为了女人。

2013年12月12日,在母亲的陪同下,刘霆来到上海某家,进行了心理咨询。医生建议刘霆穿女性衣服,以女性的身份生活,这样有利于现阶段的心理健康。医生还嘱咐母子二人,如果选择变性,越快越好。

走出的刻,刘霆有效释然了,他拉着母亲路奔向车站。看着儿子脸上久违的自信,母亲积压在内心多年的心结也渐渐解开。

曾有人问刘霆:“你是不是被媒体包装出来的模范?”刘霆觉得,他曾经是全国模范,他也可以是女人——模范与性别没有关。

在自传结尾,刘霆把名字改成了“刘婷”。他希望自传能够发表,更希望有好心人能帮助他变成真正的女人。